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他们的长征,我们的长征》

         他们的长征,我们的长征
          
人的坚持可以走多远?
白雪皑皑、美丽而又暗藏危险的大金山,遍布沼泽、灰暗阴沉的毛儿盖大草原,铁索冰冷、火弹密集的大渡桥……于是18条山脉,24条河流,12个省份,62座城市,10个地方军阀组织的包围,在每天行军71华里下,完成了。
时间可以走得有多快?
钟楼上的时针和分针沉默着相遇而又别离,白昼和黑夜轮流跳着舞步,树木在心里一圈圈写着只有自己看得懂的日记……于是一年,两年,三年,不知不觉,八十年的时光好像就这么一年年走过来了。
而精神可以传递多久?
校园里同学们还在朗朗地朗诵着毛主席的“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假期时人们去往长征时走过的道路感受怀念,我们抚摸着当年他们穿过的草鞋,那只精神的烛火似乎更加明亮了。
我们惊叹,我们敬佩,我们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一支队伍,可以用双脚走出这样一段奇迹。我们回过头去望,目光触及了一张张年轻而又充满信仰的脸庞,原来是当年的中国青年。
这支队伍是如此年轻,将领平均年龄只有29岁,师团级平均年龄更小,只有25岁。     长征开始那一年,红1军团军团长林彪28岁,少共国际师师长肖华18岁。
长征结束那一年,红二方面军前锋师政委廖汉生25岁。
在年华最丰茂的时候,他们选择了把自己的青春之花盛开给党和人民,在敌人的枪炮子弹下,用行动演唱着:“我要把壮丽的青春献给你,我的祖国!”
那么我们呢?作为新时期的中国青年,作为要肩负起祖国复兴重任的主力,作为民族崛起的蓬勃力量,我们不要做什么,又要做什么呢?
我们不能佝偻着身躯,在沉默里忍受着猛虎和苍蝇;不要仅仅在梦里跋涉千里,寻求春天和苹果树;绝不匍匐着生活,像山羊,于半梦半醒间舔舐石头上的太阳;绝不让乌鸦的嘶鸣掩过我的歌唱;我们绝不要回到那个时代,那个,幽囚即是自由,痛苦即为欢愉,谎言便是真相,罪恶化身正义的时代。
   我们要将鸥群带回山崖,让真实的浪涛打在年轻的灵魂上;要用鲜血铸就一柄利剑,划破所有苦痛的疑云;将长发点燃,结成长长的引绳,去点燃东方那盏黯灭的油灯。赤子的心将在浓稠的黑暗里,剖血筑城。
   这是我们的长征,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长征。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