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江周】《牛郎之恋》第三章

第三章:书店观光车

写起剧情来还没完没了了!真是厌恶自己……

 想开车想得要命,得想个法子……

 

   睡了一觉,脑袋还是昏沉沉的,身上也非常酸软无力,还好今天不用上班。他闭着眼睛,把手伸到枕头下面习惯性地摸索自己的手机,起床前先刷一遍微博朋友圈是他的习惯。摸了好一会儿,他的手指也没碰到那熟悉的金属外壳。周泽楷坐了起来,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双手插入头发把刘海往后捋,露出饱满的额头,慢慢回想自己昨晚把手机丢在了哪里。

大概落在玄关了吧。

周泽楷掀开身上的被子,直接赤脚踩在地板上,走过去拿起挂在衣柜把手上的家居服披上,他左右张望了下也没发现腰带的踪影,只好作罢,拢了拢领口,遮住胸口大片白皙的肌肤,就往玄关的方向走。地板有些凉,行走间,他的脚趾无意识地微微缩起,显得圆润可爱,像是某种怯生生的小动物。

玄关处一片狼藉,弄脏了的衣物被丢的到处都是,展现出他昨晚是多么慌乱急切。那些包含呻吟、手指、泪水的记忆像烟花一样在他脑海中爆炸,每一块炸开的碎片都足以让已经回到清醒状态的他变成炉子上烧开了水的水壶,脸上烫得能冒烟。

如果把记忆丢进黑洞像是把衣服丢进洗衣机桶一样容易就好了。周泽楷关上洗衣机机盖,非常遗憾地想。

手机果然躺在衣服下面。他刚打开手机,就微信、短信和未接来电轰炸了。

“喂,我跟你说的事你好好考虑下,江波涛不错的,别那么死心眼。”

“你不喜欢江波涛,我们还可以试试别的嘛,小同志你也该长大啦,让叔叔带你去成人的世界逛一逛怎么样【挤眉弄眼.gif”

“!!!你是没看到还是不想回我???(╰_╯)#”

“去看我给你发的微信!!!”

“我的妈,怎么电话也不接!?”

“看到立刻回我!!!”

一个比一个大的感叹号,充分表现了发送者对于收信人毫无反应的愤怒,周泽楷不禁打了个哆嗦,连忙给朋友回了一句:“看到了。”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用了。”

手指接着滑下来,是三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他的心脏突然跳得快了起来。他应该对这串号码毫无印象的,毕竟是那个人在自己的手机上一个一个按下数字的,但不知怎么,周泽楷就觉得这是那个人发过来的。他深吸一口气,有些忐忑地点开短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一刻,他在心中默念的,到底是希望是江波涛,还是反之。

两条是昨晚上发的,分别是“到家了吗?”和“晚安”,还有一条是今天早上发的,是“早上好,期待今天与你的相见。”

今天与你的相见!周泽楷这才突然想起昨天两个人约好了今天去书店的,只是当时做出约定时的心情,和他现在的心情完全不同了。江波涛还是那个江波涛,但自己看他的方式却完全不一样了,朋友,牛郎,欲梦对象。他难以想象自己跟一个朋友翻云覆雨,并在第二天和他坐在一起平心静气地读书,也许还交流些拉美文学与中亚文学的风格差异。而且江波涛还对此一无所知。

他点开回复框,却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不禁焦灼地舔舔嘴唇。手机的界面一点点暗下去,直到完全黑屏,他也没能打出一个字。最后他甚至想着,可不可以当做没有看到短信,回去再睡一觉,这一切的问题就结束了。

那么,那个人也许会在书店一直等你。

强烈的负罪感压着他必须给对方做出一个明确的答复,去,或者不去。

当然不去,婉拒理由的理由很多,无论用哪个搜索引擎都能出来几百页不重样的:生病,突然的工作,要修家里的洗衣机,被狗咬伤,答应帮隔壁奶奶买菜……而且依照江波涛的性格,哪怕是最不靠谱的理由他也会表示理解,也许还会表示一下同情:“真是太遗憾了,那么,我们下一次在约吧。”

   然后他们心知肚明,所谓的下一次不过是成人社交上的客气话,它再也不会到来,他们就此各自拉响汽笛驶向不同的轨道,不会再有任何交集,这座城市很大,够他们一辈子在里面打转,却从不相逢。

   他这样想着,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手指轻轻触动键盘,把信息发了出去。对方立刻回复了过来,好像那个人刚才一直握着手机等着他的回信一样:“:)我在书店等你。”
什么?
    他定睛一看,自己却是发了一个“好”出去。

    大概是怕周泽楷看不到自己,江波涛就坐在玻璃窗边,正在翻阅着手中的书籍。今天他穿着一件米黄毛衣,气质更加温润,配着书店种着的文竹芭蕉,简直像是老板贴在橱窗招揽顾客的宣传画。

知道了江波涛的职业后,现在周泽楷看他的一举一动都仿佛别有深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嗯,大概可以粗率地说成是勾引一类的吧。

比如他现在看书的动作,左手虚握成拳抵在唇上,唇角还挂了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右手轻轻摩挲着书页,动作过于缓慢轻柔,就多了情色的意味在里面,手下摸着的,不像是纸张,却是情人白皙柔软的肌肤。

周泽楷打了个哆嗦,觉得自己的想法真是怪诞无礼,忙推开门走进去。门上挂了一串风铃,一推开就叮铃铃地响,整个书店的人都从书本里抬起头来看他,周泽楷一时间又窘迫又气恼,脸颊飞上一抹晕红,在心里怪书店老板怎么搞个这种设计。

江波涛自然也望了过来,一双眼睛溢满笑意,却不是嘲笑,而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还带了点惊喜在里面,好像今天能见到周泽楷是他乡故知的意外之喜,周泽楷心不由安定许多走了过去。他本想与江波涛面对面地坐着,走近时,江波涛却先他一步拉开了自己身边的一把椅子。有点过于近了啊。周泽楷心里犹豫一下还是坐了下来,江波涛也未必有这多余的心思,倒是我心思太重,想得多了。

他一落座,江波涛就推过来几本书:“我翻了一阵,也没有找到小周想找的那本,大概我记错或是给别人买走了吧。看着这几本也有一些意思,抱过来给小周赔罪。”

听到那本书没有了,周泽楷也不觉特别失望,他也找了许久了,心里其实早就搁在一边,只是每到一个新书店书屋,总要去找找问问,也成了习惯,倒是这几本书,或在内容上或在手法上都与那本有点妙处,不得不感叹江波涛的博闻强识。

两人各自看起书,一时间安静下来,却也不显尴尬,自有温情脉脉的平和气氛在两人间流淌。看累了,两个人轻声交流着对文章的理解,聊的也很投机。

本来这应该是个很美好的见面的。

周泽楷脸埋在江波涛裤裆里想着。
他们靠得太近了,位置又很尴尬,江波涛信息素的味道迎面而来,是清新的雪松气息,跟他温润的外表不同,很冷冽霸道,似潮水将周泽楷包裹起来,他呼吸急促起来。然后他听见江波涛的呼吸也一下子乱了。他不是故意的。

那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他试图回想刚才发生了什么,

江波涛把手放在他脑袋上,不知道是想把他拉起来还是想把他按下去。

他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值得研究一下,所以继续趴着不动。

然后江波涛抚摸着他的头发,音调平缓地叫他:“小周。”

完全没猜对。周泽楷撇了撇嘴,撑着江波涛的大腿爬起来。江波涛安静地看着他,不动声色地欣赏对方平静的面容和红透了的耳朵,像是玉玦染上了胭脂,在周泽楷要收回手的刹那,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他转动了下手腕,对方抓得也不紧,很容易挣脱,也就放下心来,用眼睛询问江波涛。

江波涛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那个动作完全出于他一时冲动,真是美色误人,他在心里感叹一声,抓手腕这个动作太霸道总裁,不符合自己的人设,他把手往上扣握住周泽楷的手,身子往前倾靠近对方:“如果你需要一个人的帮助,我是不会拒绝的。”

周泽楷秒懂了是什么帮助。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他挣开江波涛的手,冷下脸:“不用。”接着大踏步走出了书店。他能感觉江波涛在背后一直看着自己,但他不想回头去深究那眼神里是什么。

要问他对今天见面最大的感想是什么,那就是:

辣鸡书店,地都铺不平。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