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江周】《匹配值不够怎么破》第一章(向哨)

《匹配值不够怎么破?》(哨向)

周泽楷从睡梦中醒来,感觉到身边的人在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凭借着哨兵超凡的夜视能力,他能清楚地看到江波涛正半靠在床头上,眉心皱起,望着一片空虚的黑暗出神。

 “怎么了?”

“嗯?”江波涛回过神来,“没怎么,有些睡不着,可能白天茶水喝多了。小周你睡你的。” 

周泽楷干脆坐起身来,把那只从头发上滑落下来的手握在手里:“陪你。”

江波涛试图将他压回被窝,但当一个超S级哨兵坚持要做什么的时候,靠他向导的力气是对其无可奈何的。他只好把被子拉上来一点盖住对方的胸口:“夜里冷,小心着凉。”

周泽楷想到了什么,小声地问:“要做吗?”

“啊?”

周泽楷红着耳朵不说话,只是身子靠过去,小腿在对方腿上轻轻磨蹭,暗示意味不言而喻。

江波涛翻了个身压在他身上,周泽楷有些紧张地垂下眼睛,本就纤长的睫毛因为害羞而微微颤动,像是振翅的蝴蝶,心脏也跳得快了起来,最近总是出去出任务,两个人聚少离多,算起来,他们有差不多一个多月没有做这种事了。

但对方却在额上落下一吻,就从他身上下来了,并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你今天刚出了任务回来,还是好好休息吧。”

周泽楷闷闷地“哦”了一声,安静地躺了一会儿,又觉得实在不甘心,一个没有任务打扰的夜晚,他和江波涛都醒着,身上的零件一个也不少,这是多好多难得机会啊,他不能轻易放弃。想到这,他掀开江波涛的背心,从他的腹肌往下摸。

江波涛果然反应很大,绷不住他那张自持冷静的脸,唉唉唉着去抓周泽楷的手,赶在它到达黑色禁区之前抓了回来,他无奈地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也用委屈的小眼神望着他,最后他败下阵来:“真不行,小周,明天是8月15日。”

8月15日怎么了?唉!?8月15日!

“对,明天要测匹配值,今晚做了的话,明天血液测出来的的激素和信息素含量会出现偏移。”看着周泽楷一下子亮起来的眼睛,江波涛忍不住把他搂在怀里亲亲他的头发,周泽楷顺势伸出胳膊反抱住他的脖子把他拖入被窝:“好好休息。”

“好的,宝贝儿,闭上眼睛。”

周泽楷乖乖地把眼睛闭上,江波涛有节奏地轻轻拍打着他的胳膊,好让他快点睡着,就听见闭着眼睛的人嘿嘿笑了两声。

“傻笑什么?”

“匹配。”

“嗯?”

“结婚。”

匹配之后就可以结婚了。这是塔里的规定,出于维护优良基因的目的,要哨兵向导登记注册之前要经过匹配,测试两人的匹配度,只要达到50%就可以了,情侣之间一般都可以高达80%以上,所以这个规定一直被认为是塔里面最没用的规定,之前大会上还提出为了节约资源而取消该项规定的决议,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通过。

江波涛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拍打:“嗯,结婚。”

第二天两人走进塔的时候,所有迎面碰见的人都对他们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有人走上来跟他们握手说恭喜,有人假哭着说自己失恋了,还有人锤一下江波涛的肩膀,怪他拐走了塔里面的男神。

在一片充满祝福的氛围中,两人牵着手走进了匹配室。

 

“这、这不可能!”周泽楷从椅子上激动地站了起来,他双眼盯着大屏幕上的数字,双手不住颤抖,怎么可能呢,他和江波涛,怎么可能……

负责匹配的医师王杰希也是一脸惊讶,46.5%,这个数值低得可怕,随便从塔里面抓两个哨兵向导作匹配可能都会比这个数值高,而且做出这个匹配值的是周泽楷和江波涛,塔里的明星情侣,超S无口哨兵和他家翻译机,一见钟情,相守十年,恋爱故事整个大区都有名。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走到A匹配台前站好,对王杰希说道:“再测一次。”

“这个……”

“再测一次!”

“不用了。”

回答的却是江波涛,一直坐在椅子上低头沉默不语的他终于抬起头,露出一张平静的脸。他慢慢起身,走到周泽楷身边抬手抱住他:“小周,我们回家吧。”

周泽楷摇摇头,红着眼睛把江波涛往外推:“再测一次。”

“没用的小周。”

“再测一次。”

“小周,多少次都是一样的,我们的匹配值达不到的。”

听到江波涛说出这一句话后,周泽楷的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在察言观色方面,他远不如江波涛,但此刻他能肯定对方眼中有悲哀和心痛,却没有自己的震惊。他往后退了几步,好像爱人突然变得陌生起来,低声肯定地说:“你早就知道。”

江波涛没有说话,他只是上前揽住周泽楷的肩膀往外走。周泽楷没有再推开他。一路走出去,好像有人上来说了什么,江波涛又对他们说了什么,但他什么也听不见,好像有一道墙突然隔开了人群,他的世界好像一瞬间除了江波涛支撑着他的胳臂一无所有,他乱糟糟地想着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脑海中只有一片白光闪得他恍恍惚惚,塔里的中央空调好像坏了,他突然觉得好冷,身为一名哨兵他很久都不知道冷的感觉了,但现在,哪怕在江波涛怀里,他也感觉骨头都冻得生疼。

     他小声跟江波涛抱怨:“冷。”

江波涛领着他回家,扶着他上了床,给他身上盖好温暖的毯子,还在床头柜上放了一杯热牛奶。他默默地看着江波涛做这一切,心里想:他真的是世界上第一的男朋友,为什么这样好的人不可以跟我结婚呢?为什么我们达不到呢?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他赶忙抱起杯子喝了一口,他一下子冷得发起抖来,好像心脏破了个窟窿,冷风就在里面刮啊刮。江波涛大概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爬上床用力地抱住他。周泽楷迷迷糊糊地想,江波涛说些什么呢,他努力伸长耳朵去听,终于听清楚了:“小周,你不要哭啊。”我哭了吗?他摸了一把脸,果然是湿的。

周泽楷侧过头去,他不能看着江波涛,一触到那人眼中的温柔,他就忍不住在心里说:我想跟这个人结婚。

他想和江波涛结婚很久了,但是之前任务一直很紧,两个人满世界地跑来跑去,还要赚积分,但他一直有一份笃定,那就是有一天江波涛会成为他的专属向导。

完完全全,他一个人的。

他抓住江波涛的领子:“什么时候?”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们匹配值达不到的?

江波涛沉默了一会儿后回答:“如果我说是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呢?”

遇见的时候?

“对不起啊,小周,我知道是我太自私了,耽误了你这么久,只是有时候,人就是忍不住想要去奢求一下注定得不到的东西。不过这一切也应该结束了,狂欢节已经谢幕,我这个骗子也要摘下面具了,很高兴这十年能与你共舞,虽然这么说很卑劣,但这偷来的十年,确实是我最幸福的十年。

小周,我们分手吧。”

“不结婚,也是可以的。”只要我们还在一起。周泽楷拼命摇着头,突然感觉手臂一痛,他愕然地看着自己手臂上的注射器,里面的液体已经全部推入了他的体内。

“不行啦。”江波涛拔出注射器,像平常拒绝牙疼的周泽楷再吃一块草莓蛋糕一样坚决,眼神却流露出深深的悲哀,“小周,晚安。”

       他在沉沉睡去的周泽楷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晚安吻,正准备下床的时候身子却一顿。他的衣角被周泽楷死死攥着,用力得指节都发白。

       “傻子。”他掏出一把匕首将那块衣角割了下来,转身离开,他的行走速度是那样快,好像慢一步就再也走不了了。

 

第二天周泽楷是在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中醒过来的,那个毫无情感的女声把一条讯息反复播报,声音响彻全塔:“全塔诛杀叛逃向导江波涛,再重复一遍,全塔诛杀叛逃向导江波涛……”

评论(1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