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喻黄】《解释》(又名《少天给文州的信》祝大家七夕快乐!)

                                                 《解释》

亲爱的文州,

 第一次给你写这么正式的邮件啊,内心实在忐忑,仔细检查了好几遍格式有没有问题,不过就算有问题也请你原谅我吧,自从高中毕业后我就没有再写过邮件了。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是要向你解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的,我会解释的,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什么是爱呢?

我知道你此刻肯定非常诧异,挑起你好看的眉毛,心里想,黄少天,你一个情感热线当红主播还要问我什么是爱?要是冯台长知道我居然会问这个问题,肯定会气得捂住胸口,台里的速效救心丸存量又要大量减少了。

文州啊,咱俩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你一定会好好保存这封邮件的,不让任何人看到,尤其是叶不羞那群人,对吗?就像是,嗯,保存那些锁在抽屉里的字条对吗。

我要跟你道个歉,我还是开了你的那个抽屉,我知道这是在侵犯你的隐私,而且完全辜负了你把钥匙交给我保管的信任,但是我真的管不住自己的手。文州,你能明白吗?自从发现了那个抽屉的存在,我简直被它搅得心烦意乱。连续几个星期我都在猜测里面到底锁着什么,那对于我来说简直就像是阿里巴巴的宝藏,我想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蓝胡子》里的新娘为什么一定要打开那个小房间,因为它就一直在你脑海里晃悠,搞得你不得安宁。一个锁起来的,谁也不让看,甚至我也不能看的抽屉。

其实,我也并不是总好奇心那么强烈,只是,那是你的抽屉。

文州我们认识了好多年了,我没有什么东西瞒着你,房门钥匙啦账号密码啊我都放心地交给你,我甚至告诉你我在玩奇迹暖暖而且觉得这款游戏简直棒呆。当然你也是这样对我的。我从未想过我们之间会有秘密,直到我发现了那个抽屉。

你现在可能愤怒,想抓着我的领子质问我是怎么发现那个抽屉的,你把它设在衣柜的深处,那么隐蔽,我怎么可能发现得了。唉,我还没怎么见过你生气得想杀人的样子呢,你对我一向是非常温柔体贴的,无论是半夜跑到你家把你从被窝里挖出来打手柄,还是节目口误说错话,你永远是摸着我的头:“好的,少天。”“没关系的,少天。”

啊,我想起来的,有一次的,唯一的一次,你对我发火。那次我们临时去串综艺的场子,没想到一棵道具树突然倒下来,我把你推开后就被砸晕了。当我从医院醒过来,你满脸铁青,冷冰冰地骂我逞能,我不服,跟你对吵起来,你居然直接离开了医院,直到我出院都没有露面过。我当时心都凉了,觉得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之后老魏老叶老方老林他们轮天来看我,每个人都拎一个保温桶,里面装着鸡汤,都说是他们熬的。骗谁呢,我一尝就是你的手艺,出锅前加两颗花椒,只有你有这个习惯。你还每天用不同的保温桶,以为这样我就认不出来了,我是被撞了脑袋,但并没傻到那种程度。

我又跑题的了。你看我没有你可怎么办呢。

说回刚才的,我是怎么发现的。那天领导视察,台长要求我们必须全部穿好制服,我突然想起我的那件上次打电动丢在了你家,你那天刚好出差,我就自己跑去找了,嗯,然后你就知道了。

打开抽屉的瞬间,我心情是非常复杂的,我觉得对不起你,但同时又有点委屈,有点恐惧还有点兴奋。我那刻想了很多,所有以前看过的电视剧电影全涌上来了,我想着里面可能装着贩毒账本或者一套血淋淋的解剖刀,我看完后一转身,就是个漆黑的枪口对着我,你冷酷地说:“你知道的太多了。”砰。开枪后还要吹吹枪口。趴在地上的我最后一丝意识就是,难怪你那么完美。

 好了好了,我告诫自己,一切要明了了。我心跳得很快,好像打了七八针肾上腺素一样,我猛地一拉抽屉,里面的东西全部展现在我的眼前。

然后我看到了那些字条。

那些,我写给你的字条。

你很细心,我一直都知道,所有的字条都是按照时间顺序归类放好的,从我刚遇到你给你写的第一张:“哈喽,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名字啊?哈哈,大家以后就是同事啦,以后多多关照!”到昨天我才给你写的:“文州,周末去看《盗墓笔记》吧?可惜见面会去不成了,台长不给请假可恶!好想见三胖子骂他,死胖子不填坑不填坑不填坑(#‵′)凸”厚厚的几摞,挤满了抽屉。

我坐在地板上,从上往下一张一张地翻看,看得我脖子都酸了,手也软了。我在心里埋怨自己话怎么那么多,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给你写字条,中午的工作餐有秋葵真难吃啊,老韩的钱包脸又把新来的女主播吓到了啊,有的甚至只有没头没脑的心情,类似于“啊啊啊啊好无聊啊!”我自己都觉得我好烦,你却从来没有抱怨过。

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留着这些字条,就像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当时咱们的节目刚开始办的时候,台长死活不让我做主持,说我说话如野马跑山,话题几下子就带偏了了,而且我这个人没心没肺,根本不适合做情感类的节目。是你跑去跟台长理论,说我内心柔软感性,看问题一针见血,还签了保证书,一旦我出了问题,一切问题都在你。要不是节目收视破表那天,台长高兴,喝大了,说漏了嘴,我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件事。

我没看完字条。

不过,我看到字条下面压着的信了。

而且我读完了。

我做了很久的情感类节目主持,无数痴男怨女问我,他还爱我吗?为什么他不爱我了呢?我要怎样才能让他爱上我呢?他们或许看不清自己的情感状况,却似乎一个个对爱了如指掌,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什么是爱呢?

可是我却不是很明白。

文州,你在信里写你爱我,可我不明白什么是爱,或者说我到底爱不爱你。

只是看到那句话的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胸膛被一种甜蜜的东西全部填满了,我疯一般跑到电视台,推开办公室的门。你就坐在那里,穿着一件蓝色格子的衬衫,隔壁播映室的灯光打在你的侧脸上,然后你抬起头,皱着眉头但眼睛非常温柔地笑着问我:“少天,怎么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突然冲过去吻了你的原因。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