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江周】《临时男友》(上)

点文还债,小甜饼

难得粗长一把,收不了手了……








周泽楷已经盯着面前这个飘满了粉红色玫瑰的网站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可他依然没能鼓起勇气点开客服的对话框。

我到底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

他在心底问自己。

因为我为了能搬出来住,答应了父母要在三年内找到男朋友。但是我并没有做到,所以我只能上租友网租一个男朋友带回家过年。

作为一个有社交障碍的宅男,我当初是哪里来的自信能找得到男友……呵呵,我真是个愚蠢的人类。

加油,你可以的。周泽楷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他深吸一口气,握住鼠标,颤抖着移向那个蓝色的头像。,双击点开,这不是很容易吗?周泽楷,我就知道你做得到。他朝着自己比了个欣慰的大拇指。

“您好,这里是520号客服无浪,竭诚为您服务。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我想租个男朋友回家过年。周泽楷输入道:“男友。”

对方很快回复道:“您是想要租赁一位临时男友吗?见父母假结婚,商务应酬,旅游陪同,吃喝玩乐,请问您是想要哪一种呢?”

居然功能这么齐全,连假结婚都有!周泽楷有些震惊,但文字上并没有体现出来:“过年。”

“无浪”:回家过年吗?所以时间就是年假的一周吗?温馨提示一下,因为该时间段比较特殊,供不应求,所以价格会是平时的两倍哦!请问可以接受吗?

看来有这种烦恼的并不只有我啊。这样的想法让他心情变得愉悦起来,对于价格也不那么在意了。

“一枪穿云”:能。

“无浪”:好的,那么请问您喜欢什么类型的呢?我们有幽默风趣型,活泼可爱型,冷漠冰山型,温柔暖男型等各种类型,私人定制,满足您所有需求。

类型吗?他回想了一下每年的过年场景,他被一群亲戚围在中间,“有女朋友了吗?”“有男朋友了吗?”“升职了吗?”“加薪了吗?”,各种问题如潮水般涌来,感觉身体被掏空……如果有一个能帮他挡住问题的男朋友就好了!这样想着,他坚定地回答:“会说话的。”

电脑另一头的江波涛摸了摸下巴,这位叫“一枪穿云”的顾客这么沉默寡言,喜欢的类型居然是能说会道的,想要互补吗?他点进“一枪穿云”的个人资料,里面除了网站强制规定要填的姓名和照片,一片空白。

这不科学!?江波涛对着那张美如模特的生活照目瞪口呆,长得这么好看居然没有男朋友!?照片上的“一枪穿云”对着镜头有点腼腆地微笑着,眼睛里笼着一层雾气,像是清晨太阳升起前的湖水,长长的睫毛是湖边垂下的树的影子,给他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息。大概是热天照的,他把刘海用橡筋绑了起来,扎成一个揪揪,露出自己光洁的额头;上身穿着的,那是白色老头衫?江波涛仔细辨认了一下,没错,而且跟小区里的门卫大爷是同款。不得不感叹真的是颜值决定一切,这人穿着就特别清纯可爱,感谢过大的领口,把锁骨都露了出来,微博上曾经举行过的放硬币大赛,我想我看到了他们漏掉的冠军了。

总之,妈妈,快出来看天使。

还是周泽楷不断的“?”“?”“?”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江波涛戳了戳屏幕上的周泽楷,语重心长地劝他:“长得这么好看,租什么男友,不如做我的男朋友。”照片上的人依然是萌萌地微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想归想,江波涛还是拉开列表,一个个对照,“醉卧沙场”挺能说的,特别是嘴炮方面,而且他是离家出走,不用回家过年,刚好可以接这个单子。这样想着,他给“一枪穿云”回复:“您好,根据您的要求,我向您推荐男友“醉卧沙场”,您可以与他交流一下,来确定是否选择他来作为您的男友。”

还,还要交流?随便来一个就可以吧……周泽楷虽然这么想,还是点开了聊天界面。要说些什么呢,要给人留个好印象啊。一般社交的开场语是什么?今天的天气真好啊,How are you,吃了吗您呐,你瞅啥瞅你咋的,不不不,天呐我在想什么……咦,这里有个快速回复,第一条,您好,很高兴认识您。简直是完美的开场白啊,既体现了礼节还表达了自我的心情,另外还不着痕迹地恭维了对方。就是你了!

“一枪穿云”: 您好,很高兴认识您。

“醉卧沙场”:唷,你好啊。

然后呢?然后怎么办呢?周泽楷大脑一片空白,他调回与“无浪”的聊天界面,输入:“交流?”我该怎么与他交流啊?

收到消息的瞬间,江波涛忍不住捶桌大笑起来,话很少,很冷漠的样子,其实是不知道怎么跟人交流,感觉萌点被戳到了怎么回事!

周泽楷不知道那边头的“无浪“已经笑软在桌,还在焦急地等待着。就在这时,“醉卧沙场”的消息就到了:“小朋友,哥有个事情要事先说一下啊,哥有一点烟瘾,可能忍不住啊。”

烟瘾?周泽楷想了想,虽然我不抽烟,但别人抽一两根还是能接受的嘛,他刚想回复:“没事”,下一条消息吓得他立刻删掉了:“大概每天2、3盒吧。”

每天2、3盒!?

每天!?

盒!?

他立刻给“无浪”回复:“不行!!!”

一个比一个大的惊叹号,这孩子是吓成什么样了。本来已经笑过了的江波涛又有点忍不住弯起嘴角,他给“醉卧沙场”发站内信:“你跟她说什么了?”

“醉卧沙场”:哥就跟他说,哥要抽烟啊。

“无浪”:你的烟瘾也太大了,为了身体还是戒了好。她貌似接受不了,我给她换一个。

不能抽烟,“迎风晒裤”“拖地烧香”这些统统叉掉,哎,“秋葵是人类的公敌”不抽烟嘛,而且绝对能说会道,而且有点太能说会道了……

“无浪”:那么我向您推荐“秋葵是人类的公敌”, 您可以与他交流一下,来确定是否选择他来作为您的男友。

你还没有告诉我怎么交流呢!客服我要投诉你!周泽楷点开快速回复:

“一枪穿云”: 您好,很高兴认识您。

“秋葵是人类的公敌”:你好啊我先来个自我介绍吧你可以叫我剑圣大大也可以叫我宇宙第一帅气的剑圣大人平时最喜欢听摇滚乐最喜欢的摇滚组合是剑与基石你听过他们的专辑吗真的超级好听特别是那首蓝雨的夏天简直是死亡旋律

“秋葵是人类的公敌”:最讨厌的嘛就是吃秋葵你看我的ID就知道啦你的ID叫一枪穿云是因为喜欢玩射击吗还是啊我知道了你实在是太污了那么你平时的娱乐是什么呢你喜欢玩游戏吗我最近在玩勇者大冒险要不要一起玩你下了宝可梦GO了吗你有在抓精灵吗……

周泽楷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的电脑中病毒了吗?为什么对方源源不断地回复过来?好可怕,我只是说了一句开场白而已啊。但我觉得他并不能帮我抵挡亲戚们的问题,他只会加入他们,一起用如山的问题让我感觉到人生的绝望……

周泽楷有气无力地回复“无浪”:“不行……”

江波涛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无浪”:您的资料显示您为男性,那么很冒昧地问一句,您是喜欢男性的对吗?

“对。”周泽楷下意识发了出去,接着他不安地舔了一下嘴唇,有点紧张起来,“不行?”

江波涛有了一个想法,而他又是个特别有行动力,有了想法立刻就要实施的人,于是他给周泽楷回复:“亲爱的一枪穿云,我很抱歉我们已经没有符合您要求的男友了,现在还有最后一个人选。”

“一枪穿云”:?

“我。”

“?!”客服现在这么全能了吗?!

“我年假有空,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能说会道,能跟你无隙沟通,点击我的个人空间,可以看我的相册及其他个人信息。”

没错哎,他真的可以和我好好聊天唉,有点心动怎么办……

“租借一周,还可附赠之后一周的网络陪聊。”

“好!”我的手,对赠品完全没有抵抗力的我的手,居然就这样发了出去!可恶!

“那么,把这张表格填写一下,我们就下周见咯!”收到对方认认真真填写的表格后,江波涛情不自禁地转起了笔,哼起了小曲儿。旁边的“蓝河水”惊悚地看着他:“无浪你今天怎么了?”

江波涛看他一眼,突然夸张地双手捧心:“我的春天要来了。”

“……我看是你的发情期来了。”

两个人约在火车站见面。到了那天,远远地,江波涛就看到有个拿着手机的人在那里东张西望,走过去一看果然是周泽楷。一米八的人把自己裹得圆乎乎的,偏偏还戴了条红围巾,左顾右盼的样子不禁让人想到水族馆里走起来摇摇摆摆的可爱黑白生物。

江波涛走过去的时候,周泽楷正低头看手机。感觉到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周泽楷抬起头来,茫然地和江波涛对视。在这“相看两不厌”剧情进行到第三秒的时候,周泽楷才瞪大眼睛,很明显他终于认出来者了,露出了一个饱含歉意的羞涩笑容。

江波涛捂住胸口,天呐,男人,你在玩儿火。

“不要恃美行凶。”他教育周泽楷,周泽楷眨了眨眼睛,一脸莫名其妙。

两人走了几步,周泽楷突然停下来开始解自己的围巾。

“怎么了?走热吗?”不至于吧,才走几步啊。紧接着,江波涛感觉一团暖融融的东西落在了自己光光的脖子上,他看向周泽楷,对上对方关心的眼神。

“冷,少,你戴。”天气好冷啊,你穿得太少啦,我的围巾借给你戴好啦。

江波涛低头看了看自己墨绿色的大衣,可以想象配上一条鲜红的围巾该是多么美艳动人。但是……他瞟了一眼眼睛亮晶晶的周泽楷,柔声说:“谢谢小周,你真是太体贴了。”

那瞬间绽开的笑容让他觉得,即使这时候周泽楷要他去竞选广场舞领舞,也不是什么大事了。

火车站大厅里面人来人往的,声音嘈杂,行李箱骨碌骨碌地碾过地面,小卖部外面坐了一排人在吸溜吸溜地吃方便面,操着各种方言的人在大声讲着电话聊着天。

周泽楷停住了脚步,作为一个标准的宅男,他很少出门,即使出门大多是到楼下的便利店补充一下存货,很少到人多的地方。而火车站的人,已经不是可以简单地用多来形容了。如果说他的脑子是一间房子,现在这间房子里正经历着装修,电钻啊锉刀啊,在他的脑仁儿上肆意妄为。好可怕,想回家。

“小周你还好吗?”有人拉了一把他的胳膊,周泽楷抖了一下,下意识把那人的手甩开,之后才反应过来那人是自己刚租的男友江波涛。

江波涛无辜地举起双手:“抱歉,我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大,我只是有点担心你。”并附赠瞬间黯淡的眼神和好受伤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脸。

事实上,周泽楷相当吃这一招。

他张了张嘴,试图表达自己的歉意,但是除了一句苍白无力的“对不起”外,他并不知道别的方法,这样显得我是多么冷漠啊,江一定觉得自己被嫌弃了非常难过。那么,只能用行动来表示我的歉意了。周泽楷一把抓起江波涛的手,毅然决然地放在自己的胳膊上:“给你,随便抓。”

虽然完全猜不到周泽楷奇异的脑回路,但是有便宜不占二百五。江波涛从善如流地把手沿着对方的胳膊下滑,与周泽楷的手十指相扣:“那么,我们走吧。”

唉?总感觉哪里不对……周泽楷一边思索着一边被牵着往前走,江波涛转过脸看到他呆萌呆萌的表情,在心里念了句阿弥陀佛。

江波涛一直牵着他登上了火车,找到了两人的座位才把手松开。中途周泽楷“唉唉唉!?”叫了起来,想要松手,大概是反应过来了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江波涛对他展开了一个被朋友吐槽为“会让不认识的人感觉体贴温柔但实际上一肚子坏水”的友善微笑:“这里人太多啦,松开容易走散哦。”那人很轻易地就被说服了,估计还觉得很有道理,把手握得更紧了,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领路者,紧张的样子,好像深怕对方下一秒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到架子上后,周泽楷用眼神询问江波涛:需要帮忙吗?江波涛摇了摇头:“小周你先坐着吧,我有一点东西要拿出来。”接着周泽楷张大了嘴巴,像是看魔术一样看着江波涛从箱子里掏出一条毯子,又掏出一个U型枕,接着是把一袋子小零食放在桌子上,最后以放上一个保温杯结束。

“你是多啦A梦吗?”不然怎么会准备这么多东西?

江波涛冲他眨眼睛,意味深长地说:“我是你的男朋友。”他坐在到周泽楷身边,贴心地把U型枕放在周泽楷脑后,把毯子展开暖暖和和地盖住两人,又把保温杯搁在周泽楷怀里:“你喜欢的热可可,喝一点吧,可以温暖一点。”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个?他惊奇地看了江波涛一眼,打开杯子喝了一口,香醇甜美,暖和地让人简直要打个哆嗦,好像灵魂都被妥帖地熨了一遍。有个男朋友真好啊,不,应该是有个江波涛这样的男朋友真好啊。他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个?周泽楷冲江波涛晃了晃手上的杯子。

江波涛心领神会但并不打算老实回答:“因为我是你的男朋友啊。”

乱讲。周泽楷撇嘴,又喝几口,把保温杯递还给江波涛。

江波涛顺手接过杯子搁在桌子边沿上,,周泽楷从毯子里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把它推到桌子中央,露出安心的表情。江波涛笑笑,又掏出耳机和游戏机:“Music or game?”能沐浴在美人惊讶而崇敬的眼神里,也不枉他做了这么久的功课了。

周泽楷选择了听音乐。被裹在舒服的毯子下面,整个人都懒洋洋起来了,一根手指都不想动,江波涛手机里面的歌都是自己喜欢的,在熟悉的旋律中,思维好像都停滞了,他感觉自己像是浅海里的水母,安静地飘啊飘啊……

水面上很远的地方有人在呼唤他:“小周?”

嗯?怎么了?虽然周泽楷觉得自己是努力睁大了双眼,作出了反应,但实际上他连睫毛都没有颤动一下,在江波涛看来,他已经沉沉睡去,人事不知了。

这个人真是单纯得可怕啊,对人一点戒心都没有,是怎么平平安安地活到现在的啊?如果我是个坏人,周泽楷,你现在已经被强奸了一百遍有余了,说不定孩子都给我生一大堆了,你知道吗?江波涛盯着那张无忧无虑的睡颜看,严肃地想,但是现在你还好好的,你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我的善良?不说话我就认为你答应了啊。一番自说自话后,他心满意足地躺了下去,手指在毯子底下找到了周泽楷的,紧紧地抓在手心里。

周泽楷知道自己正在做梦,他正位于一个从来没有见过,更没有到过的地方。

暗沉的天幕是半旧的毯子,向荒野盖去,睡意是一场蔓延开去的瘟疫,长长短短的野草野花都半闭着眼摇晃着脑袋,等待着和星星们一起回到梦乡,只有晚风仍无休止地刮着,在大地上演奏安魂曲。他看见自己就站在荒原中,手持双枪,风衣被吹得哗哗作响,如果有人远远看他,可能会觉得那是一只栖伏于草丛笨拙地扇动着自己翅膀的巨大乌鸦。

这时,似乎梦的导演打了个响指,天地突然飞快地往上推逝,有轻微的失重感,他感觉自己往下俯冲,一直掉到了被观察的自己身体里面。非常安适自在,这本来就是他自己的身体嘛。他把其中一把枪插到了腰间,开始摩挲另一把枪身上的火焰纹路。这把叫荒火,腰上那把叫碎霜。在梦里,这些认知是这样理所当然,就像是他确信这片荒原上只有自己一个人一样。

他一个人,就静静地站着,有时候把枪拿出来看看,但从没有开过枪,尽管他知道自己的枪法很好。这里除了他和疯跑的风外,没有其他长了腿儿的东西了,有什么能威胁到他开枪呢?周围的一切他都很熟悉,好像他已经这么站了一个世纪,熟悉带来安全感,他可以再这么站一个世纪,只是有些冷,不知怎么他还没熟悉这里过低的温度,不过他相信一个世纪长的时间,足够用来适应了。

他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星星会从天空的另一头出现,从他的头顶划过,直到坠落到另一边,然后如死亡一样安静的夜晚就会降临,收走所有的光。他将视线投向星星会出现的方向,在心里默默算着时间。

但今天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那些星星始终没有出现。而天空的另一头,就像有人突然拉开了下午三点的窗帘一样,阳光迫不及待地奔向大地。有了光,他的身上温暖一点了,内心却很茫然。他感觉脸上有温热的触感,有一只手在轻轻抚摸他的面颊,但他的两只手都紧张地攥着枪,那是怎么回事?他的双脚长了根,手又沉重得很,只能努力摆动脑袋来挣开那只手,而天也一下子畅亮起来。周泽楷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一眼就望见了江波涛还没来得及完全缩回去的手。

这就有点尴尬了。

但江波涛是什么人,这点小场面怎么吓得住他?

他若无其事地在毯子上拍了两下才缓缓收回手,淡定从容还带着关切:“小周你把毯子都抖到地上了,我帮你捡起来盖上,现在是不是暖和多了?”江波涛说的都是实话,只是隐瞒了后面的部分。他接完热水回来就看到周泽楷缩在椅子上,眉头皱得紧紧的,胳膊抱着自己的身体,一副冻得很可怜的样子。他赶紧捡起掉在地上的毯子给他盖上,周泽楷眉头立刻舒展了,嘴边甚至略弯起弧度,瞬间冰凌融解,春花绽放,过近的距离让杀伤力直接翻倍,江波涛神使鬼差地伸出手在对方脸上摸了两下,没想到把人摸醒了,还被逮了个正着。他掏出洗漱用品,机智地转移话题:“小周快去洗漱吧,再过一会儿盥洗间那边的人就多起来了。”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接过东西往车厢的连接处走去。他又不傻,肯定是江波涛摸的自己的脸,而且他绝对是故意的,没有谁盖毯子会盖到人家的脸上去,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而且江波涛对自己似乎有一种很奇怪的殷勤……周泽楷心不在焉地刷着牙。

江波涛不认为周泽楷成功被自己糊弄过去了,他临走之前投来的眼神明显饱含深意啊,好像在说,我知道你在撩我,呵呵。 我要想个办法,挽回一下我的形象。

等周泽楷把自己打理好回来后,发现江波涛用果冻在桌子上摆了一个爱心,非常热切地望着他。

……他觉得自己更搞不懂江波涛了。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对视,周泽楷觉得这太尴尬了,为了拯救一下糟糕的气氛,他随手拿起一个打开塞进嘴里,食用香精的甜腻味道一下子充斥了整个口腔,天呐,他居然没注意拿了最讨厌的黄桃味,

在江波涛眼里,周泽楷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一直盯着他,盯得他都想直接跪在地上承认没错没错我就是觉得你好看在努力追你你看看咱俩能成不不成也是好朋友啊哈哈哈,然后慢慢拿起一个撕开封膜倒进嘴巴。江波涛居然还分神注意了下那是什么口味的,原来周泽楷喜欢黄桃。

周泽楷勉强咀嚼了两下,然后迅速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谢谢。”

既然都跟他说话了,应该就算早上的事过去了吧?江波涛眼睛一转,在周泽楷面前伸出食指摇摇,笑眯眯地说:“小周啊,待会儿可就不能说谢谢啦。”

周泽楷问号脸。

江波涛解释道:“小周你看啊,待会儿我们在你家人面前可是一对恋人啊,你这么生分,很容易穿帮哦。”

周泽楷恍然大悟。

江波涛继续说:“而且我们要表现得亲密一点,咬咬耳朵说说情话啊,搂搂肩啊,牵牵手啊,”他看着周泽楷涨红的脸,把到嘴边的“亲亲嘴”咽了下去,摆出正经脸:“小周你放轻松一点,这些有什么呢,就几天时间,马上就过去了对吧?你想想看当初为什么找我,如果穿帮了……”

周泽楷被想象中堪比灾难片的画面说服了,他挺崇敬地望着江波涛,深深感动于对方的职业献身精神,江波涛有点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还有五分钟火车就到站了,周泽楷心里有点紧张起来,他们即将迎来第一波挑战,来接站的妹妹和妹夫,他们能通过考验吗?坐在身边的江波涛一把抓起他的手,低声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恋人啦,小周,你准备好了吗?”周泽楷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战火纷飞的年代,他和他的战友即将要向敌人高地发起最后冲锋,在震耳炮声中,他对战友坚定地点点头,表情肃穆坚毅。

两个人手拉着手刚下了火车,就有一个粉衣姑娘如炮弹般撞入周泽楷怀里:“哥哥,欢迎回来!”后边追上来个青年把粉球抓回到自己怀里抱住:“人家有自己的男朋友,你也有你的老公,看准人啊。”江波涛把握着的手松开改为搂着周泽楷的肩,微笑着主动伸出另一只手:“你们好,我是周泽楷的男朋友江波涛。”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