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江周】《什么情况?》(回应点文)

说在前面:大概回应点文?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写得太糟糕,都不敢@人了QAQ一切都源自于我的一个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梦见这么糟糕的东西,抱歉抱歉,不过实在是妄想太过严重,太想写出来了,如果有人觉得瞎了眼请右上角,不要挂我不要挂我,谢谢!预警一下,大概性转女装?【虽然并没怎么玩这个梗

 

 

周泽楷正在思考人类历史上最复杂的三个哲学问题。

我是谁?这是哪儿?我在这儿做什么?

第一个问题,从表面看上去很简单,我是周泽楷。但周泽楷只是一个代号,我可以叫周泽楷,他也可以叫周泽楷,人人都可以叫周泽楷。把这个代号拿开,我是谁呢?粉丝们会说我是轮回的队长,角色是神枪手,武器是碎霜和荒火;广告商会说我是荣耀第一脸,代言着各种男装;江波涛会说我是他的男朋友,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是宝贝甜心小野猫……

由上面至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我首先应该是一个男性。

那么问题来了,我胸前这两坨东西是什么?

不是胸肌,哪怕是雷神和美队,也没有这么又软又大的胸肌。问题的答案很明显。

这是一道送命题。

我,已经不是我了,或者说,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

第二个问题,这是哪儿?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欺骗我,那么,我应该舒舒服服地躺在轮回宿舍的床上,等着男朋友甜蜜的早安吻和早餐。今天早上应该是豆花和肉包子,江波涛居然问甜的还是咸的,当然是甜的,没有谁会吃咸豆花。生气。

但是我不记得宿舍被装修成这样了,谁干的,为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金灿灿的,到处都挂满了油画,等等,那是提香的《圣塞巴斯蒂安》吗,轮回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谁在我的宿舍中央摆了一张西式长桌,上面还放着骨瓷餐具?白玫瑰?江是不是你干的?我喜欢香槟色的啊,连玫瑰颜色都搞错,一定是不爱我了。你们又是谁?为什么都戴着各式各样的假发套,穿着中世纪的戏服?你们是在玩cosplay吗?这是联盟新出的活动吗?江为什么没有通知我,一定是不爱我了。

第三个问题,我在这儿做什么?

我连我在哪儿都没有搞清楚,怎么知道我在做什么。不过在餐桌边上,应该是用餐吧。为什么没有东西上来?我要饿扁了。想吃豆花和包子。

周泽楷正胡思乱想着,坐在主位上的夫人优雅的举起铃铛“当啷”晃了一声,一众男仆鱼贯而入。可以吃饭了,我好激动哟。

唉,最后一位兄台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

跟在队伍最后顶着金黄色假发套的江波涛朝周泽楷暧昧地眨了眨眼睛。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妖艳贱货。

周泽楷趁着江波涛站到身旁躬身为他摆开刀叉时,赶紧悄声问道:“江,情况?”对方也悄悄回答道:“美丽的泽楷小姐,今天的前菜是凯撒沙拉,主材有新鲜芦笋,来自意大利的帕玛森干酪和培根,浇上厨师惊心调配的喼汁和柠檬汁,希望您能满足它们被您食用的美好愿望。”

泽楷,小姐。

呵呵。

周泽楷手不禁一抖,扇子“啪”掉到了地上。然后他觉得自己把整张桌子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怎,怎么了吗?你们的表情好像我掉的不是扇子而是我的裤子一样……江波涛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蹲下了身。

接着,周泽楷感觉有只手钻进了自己的裙子,沿着小腿情色地往上面摸。

不,我并不知道是这个意思。你们的世界好可怕。

他试图把那条腿不露声色地往前伸来逃脱魔爪,但对方好像会错了意,直接大胆地在他大腿根部捏了一把。

啊。

我内心波动巨大,甚至有些想一头撞死在桌子上。

但是有个硬硬的东西卡住了我,挽救了一条生命。

嗯,这个叫,束腰?还是束胸?注意到之后,这个东西的存在感好强,我简直完全动不了。

好了,好了,江波涛起来了。不要,不要盯着我的嘴唇舔舌头,江波涛你没有救了。你已经是个变态了。

难道这是个平行世界?在这里我是个被困在蕾丝和裙撑里的泽楷小姐,而江波涛是个喜欢性骚扰主人的变态男仆?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还挺带感的嘛。

好饿,好想吃东西。这个凯撒沙拉是给我吃的吗?他们是不是把我的跟喂小麻雀的拿反了?好少。叹气。

江波涛又端上来一盘东西,放在周泽楷面前:“这是您的主菜,来自梵蒂冈的紫萱和阳雀花,由少女在清晨将带着露水的花瓣摘下,不加任何调料,以其自然的清香和甜美深受淑女们的喜爱,希望您能喜欢。”

周泽楷看了一眼面前的花瓣,又转过头去看身边的人的主菜。

旁边那位先生的鲭鱼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哎。他朝着江波涛眨眼睛,江,给我上一份那个。江波涛思索了一下,露出了了然的表情,接着转身去拿东西。

果然,不管是在哪个世界,江波涛都一样懂自己啊。

接着他的面前落下一瓶英式醋。

唉?唉!唉!?

江波涛温柔地说:“您原来喜欢这种吃法啊,需要我帮您滴上吗?”

我需要你走开。周泽楷冷漠脸,呵呵,什么心有灵犀,什么天造爱情,都是自己骗自己。

艰难的一餐结束后,周泽楷拍开江波涛放在自己面前准备让自己搭上的胳膊,吸着气,努力地收起腰腹提起裙子站起来。周围的人都在寒暄问好:“尊贵的巴萨尼奥男爵,您的前来让整座屋子都光辉耀眼起来!”,美丽的玛格丽特伯爵夫人,您今晚这身礼裙衬着您白皙的皮肤,如同开满了鲜红玫瑰的庭院中静静流泻的着皎洁的月光。哪怕是天上最明亮的星星,在您的钻石项链面前也黯然失色。”

要让他说出这种话,比让江波涛没法洗澡泪洒游泳池还难,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想。他环视四周,往人最少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没有人的走廊里,他才松了一口气,开始解裙子背后的系带。再不解开,我的肋骨要插进肺里去了。

就在他与那堆蕾丝系带搏斗正激的时候,他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泽楷小姐,需要帮忙吗?”

他转过身来与江波涛对视,对方的眼神诚恳亲切,是他熟悉的温柔。他转过去,把系带的末端放在江波涛手里。对方非常娴熟地穿插拉扯,只一会儿周泽楷就觉得喘得过气来了,他慢慢把额头抵在墙壁上,长叹了一口气,一下子放松的结果就是腿也软了,腰也软了,感觉身体被掏空,直往地上坠,还好身后的人立刻揽住他的腰,往后一拉,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正当周泽楷要给对方敏捷的行动点赞时,他感觉到江波涛的手又伸进了自己的裙子。

……

要来一场紧张激烈的走廊play吗?有点兴奋起来了怎么回事。

“小周别动,我帮你把鱼骨撑解下来,不然你会很难受的。”话音未落,周泽楷就觉得腰上一轻,接着是金属物落地的轻响。江波涛松了一口气,握着周泽楷的腰把对方转过来,意外地说:“小周你怎么有点失望的样子?”

并没有。周泽楷抿了抿嘴唇。

江波涛笑了起来,一下子把脸靠过去,看对方有点受惊吓的小表情,心就瞬间化作一片汪洋大海。他故意压低声音,蹭着周泽楷的嘴唇开口:“小周,告诉我你现在想做什么。”周泽楷没有说话,抬起手臂搂住恋人的脖子。

两个人安静地在无人的走廊接着吻,宴会还在继续,大厅里充斥着欢声笑语和香槟被打开倒入玻璃杯的声音,但那些声音却似乎发生在另一个世界了,打扰不到沉浸在甜美而热切的爱情中的年轻人了。

………

“江,你在做,什么?”

江波涛凑过去继续吻他,一手掐着他的腰,一手抓着他的胸用力揉捏,含含糊糊地回答:“小周好厉害啊,这么大不知道有没有奶水呢?”

“!!!”

 

周泽楷从梦中醒过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旁边睡着的江波涛被他的动静闹醒了,闭着眼睛抱住对方将其压回床上,一只手抓起被子往两人身上盖:“怎么了,小周,小心着凉。”周泽楷拉起被子往自己胸上看了一眼,很正常的男人胸部,除了乳头有些红肿。江波涛做的时候经常对它们青睐有加,不仅要揉捏还要舔吮。

突然知道自己梦的缘由了呢。

周泽楷眯着眼睛看着再次睡过去的男友,突然闪电般出手,在江波涛胸上抓了一把。

哼。

 

 

评论(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