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瓶邪】《见鬼》第四章

                                           第四章

这是什么情况?他救了我,还送给我风车?但是,他不应该是坏人吗?他身上的光颜色那么深,比那些东西的都要深……按照一般奇幻小说的套路,这样狂霸酷拽霸道总裁的角色,不是主角(就是我)的首席小弟,就是最终大BOSS,看这剧情,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啊。难道我身上有什么特殊的魅力更让人不由得臣服,还是天生根骨清奇是个练武奇才?

啧,万一我并不是主角呢?主角像我这么弱鸡,真的有人会看吗?我大概是丢进小说去活不过三章那种吧……阿西吧。那么刚才那个才是主角咯?那么刚才他完成了一次英雄救美,呃,划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吴邪望着桌子上的风车,内心充满了崇敬,听说大侠们都有留下纪念物的习惯,比如怪侠一枝梅,会留下一枝梅花,按照这样的推断……他就是风车侠啰!

虽然名字有点逊,听起来像是少儿频道的某个栏目,但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遇到的大侠,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他拉开抽屉,小心翼翼地将风车放了进去:等他下一次来,我要深情地对他说:大神,抱个大腿好不啦?

窗户下突然有人大叫他的名字,吴邪吃了一惊,下一次这么快?伸头一看,却是住在一个院子里的老痒。

之前每天早上都是吴邪跑去找老痒,然后他们一起去上学。今天早上大事情一桩接一桩,像一连串噼噼啪啪的鞭炮,早就把吴邪炸得晕头转向,哪里还记得这桩事。老痒在家里左等右等,不见吴邪人影,干脆自己过去找人。

他见出现在窗边的吴邪仍然穿着小黄鸡睡衣,头发也乱糟糟的,不由一呆:“咋,咋啦?老吴,你,睡过头,头啦?”

吴邪没有心情跟他解释,也解释不了:“没怎么,老痒,今天我不去上学了。”

光着屁股玩儿到大的交情,老痒感觉到吴邪心情不佳,再定睛一看,更加吃惊:“老吴,你脸,脸上咋啦?你妈打你啦?”

“你妈才打你呢!”吴邪这才发现自己还满脸眼泪鼻涕,赶紧从桌子上抽出几张纸巾擦起来,骂了一句:“总之今天我不去上学了。”

“那,那就是你爸。你屁股是不是,是不是都肿了,坐不了板凳,所以才,才不去上学?你爸为啥打,打你啊?”

“我爸也没打我!没人打我!”吴邪急了,跟这个人简直说不清楚,怎么我就一定是被人打了呢?他在心里感叹道:在今天以前,我也和老痒一样,觉得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被父母揍了一顿屁股。但像我这样被命运选中的男人,注定要有一段精彩绝伦又波澜起伏的人生啊。老痒你要是愿意把你妈做的秘制牛肉分我一半,百年后我愿意在我的自传里面给你写上一句:伟大的吴邪大人的童年好友

“那我可就走了啊!”不管什么原因,吴邪不用上学,自己可要上学。俩人要再争论一会儿,吴邪可以舒舒服服在家里面玩,自己却妥妥要迟到罚站了。这样想着,老痒边挪动脚步,边冲吴邪喊。

“你走吧!”吴邪挥着手,正准备关上窗户,忽然余光扫到了什么东西……

“老痒抬腿!”

听到吴邪急促地惊叫,老痒下意识把正准备落下去的左腿高高抬起,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咣当摔在地上。他边揉屁股边喊哎哟,边回过头去看是什么东西。

平坦坦的水泥地,开了一条不到五毫米的小缝。

“老吴,你有病吧?”这一跤摔得有点狠,老痒很是郁闷,歪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不由破口大骂起来,“没,没这么恶作剧的!我再找你玩,我是,我是王八蛋!”

吴邪说不出话来。

就在老痒将要落脚下去的时候,那条小缝里面突然钻出来一股黑雾,幻化成两只有着长指甲的利爪,向老痒的腿抓去,速度快得如同在珊瑚礁中蛰伏着的海葵,一有猎物就闪电出击。老痒闪开之后,跟人们通常失败后表现的一样,黑雾失望地嚎叫起来,那声音是如此尖细刺耳,简直像是用指甲在人脑仁上刮擦。随即它迅速缩回地缝,整个过程是那样不到一分钟,几乎让吴邪以为那只是自己的一场幻觉。

可是他分明能感觉到,就在他出声提醒的同时,有一道怨毒的眼神从黑雾深处朝他投过来。

哈?!你在瞪我!?你在用什么瞪我?一个连眼睛都没有的格格巫,你用指甲盖瞪我吗?他拍着胸脯给自己打气,手指却偷偷溜进了抽屉里,摸摸在里面的风车,好像可以汲取到一点那个人残余的力量:大神,求保佑!

 

【下章真的真的要让小哥出场了!我用我的暖暖体力发誓!!!掉进暖坑无法自拔……今天又很短小……赶快结束这章,我要开恋爱戏!!!】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