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瓶邪|一五】《浮生天命》第五章

第五章 所谓天命

晚上的活动本来应该是吴邪抓周的。结果吴老兔见了老友十分高兴,看一眼齐铁嘴,笑呵呵地说:“有老八在,抓什么周啊?老八,您受累,给我孙儿卜上一卦如何?”

鸟族的齐铁嘴是吴老兔年轻时闯荡认识的,是个怪人。谁也不知道他是哪个族的,说是鸟族,也不过是因为他绑发的发带是一根藏青色的羽毛罢了。至于是鸟族中的喜鹊族、鹰族或是其他,就不得而知了。吴老兔曾好奇问过,被几句话岔开了话题,只好作罢。张启山也曾派人查过,也没有结果。不过,齐铁嘴,齐铁嘴,除了来历,最怪的,当属他这张上算天卦,下定生死的铁嘴了。他卜出的卦,没有不应验的。

齐铁嘴推辞不过,从袖笼里拿出个龟壳来,又摘下腰际的锦袋,倒出两枚磨得看不出年代花纹的铜钱来。轻轻一晃那龟壳,铜钱就在里面撞来撞去,发出清脆的声音。待终于停下来时,齐铁嘴一看龟壳中铜钱显示的卦象,脸色却是一变。

大家在一旁看得分明,一看齐铁嘴这表情,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吴老兔急了:“老八,这,这是怎么了?你说话啊?”

齐铁嘴沉默不语,这吴家子孙的命格居然……撇过头去看吴老兔那恨不得拽着自己领子,让自己竹筒倒豆子般说清楚的样子,他身边的张启山看不出在想什么,只是拽着吴老兔的袖子让他冷静一下,心里不由叹一口气。经不住吴老兔的再三催促,齐铁嘴抬眼,看着他们两人,终于开口:“此子命格涉及天命,天机不可泄露,恕我不能相告。若是算起来,却该是因你们二人而起。此子既出,兔、狼两族,”齐铁嘴停顿了一下,“再无嫡系子孙。”

虽然齐铁嘴说的委婉含蓄,但这话里的内容却不啻于一道惊雷炸裂。再无嫡系子孙?!那,那不就是断子绝孙吗!?吴老兔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张启山却是眯起了眼,一脸的高深莫测。

无人注意的角落,吴老夫人抓紧了身边的梨花木扶手,身子微微颤抖。良久,她伸手招来一个侍女,附在她耳边低声吩咐了些什么,见侍女点头领命而去,才无力地往椅背上一靠,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尚在襁褓中的孙子,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整个大厅早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投到了抱着吴邪的张起灵身上。张起灵往后退了一歩,下意识地收紧了双臂,仿佛怀里的是死也不愿意放手的宝物。吴邪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吧唧了下嘴,继续甜甜睡去,不知梦见了什么,脸上还带着笑意。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