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瓶邪|一五】《浮生天命》第三章

第三章:关于爷爷们的故事(下)

当所有人都感叹于张启山的用情之深的时候,有一个人却陷入了忧虑。那就是吴一穷的母亲,吴老兔的妻子,吴老夫人。吴府上下都为族长的病忙的焦头烂额,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女人的痛苦。眼睁睁地看着余个男人以强势的姿态介入到自己和丈夫的生命,甚至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存在,这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无法忍受的。

但她却不能发作,也没有理由发作,因为张启山是以自己丈夫多年老友的身份来的,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不是,那个秘辛就潜伏在薄薄的窗户纸后。但即使只是窗户纸,那也是存在的,吴老夫人自然不能捅破。但这并不代表她内心的痛苦会因此而减少。

跟丈夫结婚几十年,吴老兔很体贴很温柔,没有亏待自己,也没有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尽到了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相敬如宾,平淡如水,这样的日子,她想她也该满足了。直到她知道了那个人的存在,才明白,原来他也曾热情如火、英姿勃发,只是他所有的轰轰烈烈都燃烧给了另一个人。留给自己的,只剩下燃尽的灰烬罢了。

辗转难眠,煎熬终日,终于释然。他的过去是你的,但他的现在和将来都将和我一同度过,你们已经错过。时光足以证明,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几十年的时光,足够让吴老夫人了解自己的丈夫,吴老兔一向重情重义,他不可能抛下自己的妻儿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他做不出这种事。

她足够的把握,却在吴邪的周岁宴上一点一点消失。她开始不安和恐惧。吴老夫人从没想过自己丈夫和狼族族长的荒唐情事竟然会影响到自己的孙儿,甚至整个家族。人到老年总是格外信命格、天命一类的,这不是迷信,而是经过岁月沧桑后,方才明白个人在命运的强大作用下是多么的渺小和无力。在听到那个预言后,吴老夫人立即行动起来,把孙儿送到无人问津的森林深处,远离兔、狼两族,与世隔绝,只有一个奶娘照顾。吴邪成年后,便让吴邪独自居住。这也就是吴邪并不十分清楚当年的事的缘故,只是耳闻过一些,并无直观感受。

更令她惴惴不安的,是张起灵这次的大动作。吴老兔的重情重义,不仅仅是她抓住自己丈夫的风筝线,同是也是张启山下注的筹码。没有人比张启山更了解吴老兔。

他是在赌。赌我湮灭历史孤身终老,赌我百年之后荒岭骨枯,如此深情,你以何来报我?

事实证明,她的担心应验了。

吴老兔醒来后沉默了整整一个星期,最后,他沙哑着喉咙,说:“张启山百年之后,入我吴家祠堂。”

这一句话在吴家引起了轩然大波。吴老夫人心灰意冷搬出了大院,一穷二白三省也不能理解自己的父亲,脾气最为暴躁的三省甚至以“他入祠堂,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相威胁,但这一切吴老兔只是以沉默相对,良久才缓缓说一句:“我对不住你妈,但我不能看他为我成孤魂野鬼,死后也不得安宁。”

狼族从不做赔本的买卖。这一次,张启山赌赢了。

最后妥协的,是吴府。

一年后,吴老兔去世。

又一年,张启山也随之而去。

那个禁术终究没有成功,狼族族长血液的宝贵,以命续命、同生共死的决绝,不过只是换回了吴老兔一年的时间,同时,还耗尽了张启山漫长的寿命。不过对他而言,已经很满足了。

被抛下一个人,永远是最可怕的。对于他,对于他。

至此,大幕才真正落下。

饮尽奈何一碗酒,轮回相遇不相思。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