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江周】《他是龙(2)》(电影梗)

我终于更新啦~想我了没!~




“阿柔!!!”杜明惨叫一声,直直地往水里冲要去保护自己的新娘,众人赶忙紧拉绳子,奋力把船拉上岸。

    江波涛站得稍微远些,正欲奔过来帮忙,却突然感觉身上一轻,自己的脚竟然缓缓离开了地面,他艰难地抬起头,闪着金属光泽的龙爪距离自己英俊的面庞不足5厘米,好像在问他:少年,割个双眼皮伐?江波涛深吸一口气,努力把头埋在自己胸口,我觉得单眼皮的自己已经足够英俊了,太完美了不好,真的。

   吕泊远突然感觉身后的声音不对,回头一看大惊失色:“不好!我们搞错了!这条龙是喜欢男的!”

  “什么!!!江波涛!!!!!!!!!”

朋友们的惊呼很快被扔在了身后,江波涛胆战心惊地看着山川河流从自己的脚下飞掠过去,在心里暗暗祈祷杜明准备的衣服够结实,千万不要突然在空中裂开。最后龙飞到了一个海岛上,对准岩穴口,将他扔了下去。江波涛掉下去的时候脑袋在石壁上磕了一下,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他醒来的时候,有点不知道今夕何夕,身下是柔软的皮褥子,身上盖着温暖的毛毯,耳边是木柴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让人情不自禁想重新闭上双眼舒服地睡过去。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自己正躺在被扔下来的那个石穴里,不远处有个人正背对着自己围着篝火烤衣服。

这应该也是被龙掳来的受害者吧?同病相怜感涌上心头,江波涛轻咳一声:“哈罗?”

听到声音后那人立刻站起身来走到床边,关切地望着江波涛。

这人一定是造物主的亲儿子啊,心都偏到咯吱窝了。一张俊脸让人情不自禁对他产生好感,尤其是对江•重度颜控患者•波涛来说,简直就是分分钟被攻略啊。他笑眯眯地说:“哈啰,我是江波涛,你呢?” 

“......周泽楷。”他说话的语调很奇怪,每个字都是从喉间咕哝出来似的含混不清,尾音又像咏叹一样上扬。感觉像是很久没有跟人说过话了一样,江波涛心里想着,面上仍笑着说:“那我叫你小周吧,你可以叫我小江。”

对方诧异地睁大双眼,但还是点点头说:“江。”

 “是小周救了我吗?” 

周泽楷点点头,又皱着眉摇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不用谢吗?但那个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内疚啊。“那小周知道龙什么时候会回来吗?” 

摇摇头又点点头。

“......”江波涛扶额,“我完全看不懂你的意思啊。” 

周泽楷咬了下嘴唇,谨慎地看一眼江波涛的表情,小声说,“龙,是我。” 

江波涛张大了嘴巴,长得这么好看,有很多少女都会自愿跟你走的吧!为什么要去做绑架犯这种毫无意义的工作啊? 

“不是,故意的。”英俊的绑架犯无力地为自己辩白。 

断断续续的叙述,再加上强大的理解能力,江波涛总算是明白这场“不是故意的”绑架是怎么回事。罪魁祸首就是那首《龙之歌》。人龙混血儿周泽楷本来快快乐乐地独自生活在这个小海岛上,他突然感受到远方有人在召唤他,就不由自主地变成龙形千山万水追过去,到地一看,江波涛正傻乎乎地唱着呢,不抓他抓谁?最后周泽楷还不好意思地给了他致命一击,他可能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了。众所周知,龙族对于自己的财产是相当看重的,被龙抓走的人相当于龙的财宝,一旦离开龙的领地,龙族血脉就会立刻爆发,促使族人把“财宝”抓回来。江波涛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等亲友们攒够半个国库的珠宝来赎他,要么等周泽楷突然灵感爆发学会控制龙族血脉......两个都很漫无缥缈啊...... 

两个人开始搭伙过日子了。

江波涛不得不承认,跟周泽楷生活是一件轻松有趣的事情。 他熟悉岛上的一草一木,又有很强的动手能力,狩猎、采集、缝纫技能全部满点,虽然不爱说话,却特别喜欢听江波涛讲外界的事。江波涛给他讲小时候他生活的村庄,人们怎么摇着把手从井里打出清凉的水来浸西瓜,如何在田里支起带着夸张笑脸的稻草人,还有打陀螺和摸蚌壳,给他讲自己的大学食堂的饭最难吃闻名全省,学生们纷纷练就一手煮火锅的绝艺,给他讲自己的轮回电竞社团,如何招来了一群逗逼,每天的生活鸡飞狗跳...... 周泽楷听得认真,开心的事情就笑得眉眼弯弯,难过的事情就扁嘴皱眉,小表情特别丰富,模样特别可爱。

吃饭是每天的头等大事,岛上的山珍海味数不胜数。江波涛有着一手被大学食堂逼出来的好手艺,每天都在刷新菜单几百年如一日的周泽楷对美味的定义。

 周泽楷带江波涛去捕鱼。他站在湖里捉鱼,连工具也不用,直接将鱼抱起来丢在岸上。江波涛看得目瞪口呆,这动态视力和手速简直可怕。 看来没自己什么事了,他干脆坐在草地上欣赏起美男捕鱼回来。 

他抿着薄唇,全然认真专注的神态,一条大鱼被抛出水面奋力挣扎,溅了他一头一脸的水,周泽楷随意地将淋湿的刘海向后撸,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水珠汇成一股沿着流畅的肌肉线条流下。 

阳光下,他整个人闪闪发光。

江波涛在心里呻吟一声,倒在草地上。

周泽楷刚上岸就感觉脑袋上多了个东西,取下来一看,是一个缀着白雏菊的花环,他眨巴两下眼睛,疑惑地看向江波涛。对方从他手里拿过花环,重新给他戴上,左右端详一下,满意地笑着说:“花环王子。” 

两个人走在山林里面,树叶间的缝隙筛下缕缕阳光,在地上形成一个个圆圆的光斑,阳光透过高树落下迷离的光点。枝上有美国大红雀跳跃飞翔,小扇子似的尾羽唰的打开,摇一摇又合上,像一俏皮的小姑娘。

     “啊......”拔开灌木,周泽楷失望之情溢于言表,江波涛从他肩上望过去,几株草莓丛茎折叶落,惨被蹂躏的凄惨样子,地上凌乱不堪,零星散落着几颗被啃吃了一半的草莓,不由笑道:“看来有别的客人先来一步呢。”周泽楷瞟一眼地上的小脚印点点头:“刺猬。”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挑开枝叶,一颗红艳艳的草莓羞涩地露出脸来。“还有一颗。”语带惋惜,他伸手摘下来,轻轻放在江波涛手心里。

    草莓没有了,林子里应该还有蘑菇。周泽楷思索着站起来,继续向林子深处走。

身后的江波涛哼着歌,歌词简直烂不忍听,什么“等你得意洋洋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什么“我们的副队长,哦!”周泽楷想到那首《龙之歌》,同样跑调跑到令人惊叹,居然还能召唤成功,血脉真的是比江波涛唱歌功力更神秘的存在。他不禁微微笑起来。

他们用藤蔓编织了一张吊床,晚上,爬到岛上最高的山上,躺在里面看星星。江波涛教周泽楷怎么指认星座,哪里是大熊座,哪里是猎户座,给他讲宙斯和赫尔墨斯,阿波罗和月桂神......周泽楷听得眼睛亮亮的,他从没听过这么多新奇有趣的东西,江波涛是个大宝贝,他这样想着,和江波涛在一起很容易就会笑出声来,好像所有最好的东西都跟着他一起来了。       可是他总会走的,坐着船或乘着风。 

江波涛不说话了,只是微笑着盯着他看,两个人之间的空气变得暧昧黏稠,周泽楷觉得呼吸有点困难,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这太奇怪了。他只能局促不安地低下头,露出微粉的耳朵。他感觉到江波涛温暖的身体慢慢靠过来,温热的气息吐在耳后:“你的眼睛里有一片星空。”

 

亲爱的小伙伴们!方便的话,可以给我的《旁白》文点个红心蓝手吗?参赛ing,拜托拜托!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