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江周】一封未寄出的情书(向哨)

关键词:七夕,爱   建议搭配本人的《匹配值不够怎么破》一起食用啦,祝愉快!
最亲爱的小周:

七夕快乐啊,我的哨兵。

虽然我现在已经不能称呼你为我的哨兵了,不过既然这封信你也看不到,那么就让我再厚颜无耻一次吧,反正在关于你的事情上我一向不算个正人君子。

我还记得你躺在我怀里嘀嘀咕咕抱怨的小模样,说骗子,什么不痛,马上就好,才怪,痛死了!塔里面的迷弟迷妹要是能够看到你皱着眉头撒娇的样子,估计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吧,说好的在战场上的冷面杀神呢!现在这幅模样分别是爱娇的布偶猫吧。

我当时摸着你被汗沾湿的头发,哄你:骗子就骗子,这辈子能够骗到你,太划算了。你当时脸立刻红了起来,缩进被子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眨巴着,结结巴巴道:“累,睡了。”我把你抱进怀里,也闭上了眼睛。

那天夜晚我梦见了那片我们初遇的那片沙漠,热浪滚滚,吹起的沙子能把脸刮下三层皮。我拖着一条被打伤的腿躺在沙丘下面,像一条昂着脑袋的沙蜥,专心致志地等着目标出现。我等到了,你带着面罩,从沙丘上方探出个头来,我试着把枪拿起来,你就突然把面罩取了下来,把里面的灌进去的沙子抖出来,然后抬起头拿一张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脸对着我露出一点疑惑,我心念一动,把枪往旁边一丢,大喊:“拜托救救我!”

你伸出了手打算把我拉起来,可是我刚把手送过去,你一下子变得冷若冰霜,另一只手以漆黑的枪口对准了我,冷冷道:“骗子。”

砰。

梦境如镜被子弹打得粉碎,碎片四溅扎进毫不设防的我的身体,每一片碎片都闪过你的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厌恶和后悔。

我捂着心口坐立起来,四面都是不见五指的黑暗,你兀自睡得香甜,睫毛垂落着,如同归巢里倦鸟低垂的翅膀。如果说梦境是现实的镜子,那么这梦的结尾,是我始终不曾落下的忧虑,还是我执迷不悟要走向的未来呢?

你们是出任务来解救一批被拐卖绑架的向导的,结果不小心把我这个假冒伪劣产品一起带回去了,名册被毁了,多了一个向导也没人发现。

你对我挺上心的,这一批的向导基本都是刚觉醒的半大小子,混了我一个觉醒已久却因为被绑架而什么训练都没受过的成年男子,相当尴尬,我还一直跟着你装可怜,被囚禁太久而失去社交能力,来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就只认识你。这人设艹的非常值得怀疑,你倒是接受良好,我当你单纯可爱,后来你才告诉我只是想看看我在耍什么花样。

结果看着看着你就把自己栽进去了。

说起来,那次的半精神链接也是我故意的,我早就受过专门的精神链接训练,那些小孩子的课程根本对我没什么意义,我只是装作技巧不熟要找你联系,然后趁机看一眼你的内心。

你是那样的不设防备。

而你的内心又是多么美丽。

你没有结合的向导,真奇怪,像你这样强大而英俊的哨兵应该早早就结合才是,我不理解,却又庆幸,因此我才有机会装作不小心握住了你的手。

你的内心是一片充满了狂风暴雨的海,天色暗沉,海浪汹涌,掀起的浪涛狠狠地撞击在岸边硕如巨人的岩石上,拍出雪白的泡沫。如每一个未结合的哨兵的内心般狂躁恶劣,但又危险迷人,瑰丽雄奇。

我一时冲动,放出了我的精神体,一只江豚,小家伙错愕地出现在那片暴躁的海水里,被海浪带得东偏西倒。这很危险,我和你的能力差距不小,如果你愿意,你甚至能用这片海水直接把它吞吃掉。

我望见远方出现了一座墨色的岛屿,它朝着天空喷出一股水流,然后朝我的方向慢慢移动,我渐渐能看清它光滑的背部,缓缓游动时周围划开的波纹,那是你的精神体,一只体型庞大而内心温柔的鲸鱼。

它小心地把我的江豚圈在身边,让它不再摇晃不安,我望着它们两个,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明晰起来,那些洒落在草丛中的露水,在黎明到来的时候闪闪发光,连传成了未说出口的秘密的答案:你早已对我有意,而我也对你动了心。

我断开了两人的半精神连接,你还不知道我在你的内海看到了什么,就如同你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我知道我应该立刻结束这一切,但我控制不了我的心。我一面跟你走得越来越近,笑着听你皱着眉头讲食堂做草莓蛋糕的师父被调走了,一面清楚地明白我是在自取灭亡,我隐藏的秘密终会被引爆,把我自己炸得粉碎。

和你正式在一起的前一天我把所有关于过去的东西都销毁了,文件,联络方式,肩胛后边的条纹码,然后洗了个热水澡,试图把过去都顺着水流冲走,我不再是任何人,我只是你的向导。最后我穿上最好看的一套衣服,去跟你表了白。

我试图销毁所有有关过去的东西,但有一个是我销毁不了的,那就是我本身。我是过去那段历史永远的证据,当我赤裸地站在镜子面前,我仿佛能看到皮肤底下被改造过的循环系统和外分泌腺在嘲笑我,执着玫瑰的手上烙着谎言,玫瑰的香气也会在阳光到来时消散无踪。

我一直尽我所能让你能够开心幸福,但最后我还是让你伤了心,你质问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的匹配度达不到?早就知道我们结合不了?

我无言以对,以沉默给出答案。

哪怕随便两个哨兵向导匹配度都能达到60以上,而我们却只有可怜的46.5%,因为我根本就不是个真正的向导。

第043号文件,魔鬼实验室,那个一心想成为双S的普通人从孤儿院搜罗来一大批小孩子,在他们身上做向导或者哨兵转化实验,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成功的成为他的守卫,失败的成为他药剂的原料。

而我就是他制造出来的人造向导。

我的行踪终于被实验室捕获,他不会允许背叛者的存在,我断开联系太久,已经不清楚他现在的实验进度了,他的守卫中有了多少位S级的试验品呢?我只知道如果我还在你的身边,你将会无比的危险。我只能选择离开,

我一生撒过许多谎,只有爱是真的。

如果我还能活下来,我们将在未来重逢。

                                                                                                   江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