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奔跑的腿毛大叔

凯源,江周,伏八,盾冬,K莫,瓶邪……吃杂粮,产杂粮

【江周】《深夜的你》(又名《楷楷,遇见新东方的皮皮你就嫁了吧》,深夜食堂梗)

深夜的你

——又名《楷楷,遇到新东方厨师你就嫁了吧》

   “叮铃铃……”

从东京旅行带回来的的风铃随着推门的动作摇晃起来,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提醒着店主江波涛有客上门了。   

开放式厨房里弥漫着香气,精心腌制后的鳕鱼稍微一煎,原本雪白的鱼肉就染上了诱人的金黄,躺在平底锅上轻吟低唱,如含羞的少女蒙上了面纱,新切的姜片略带辛辣,落在锅里恰好祛除那点腥味,接着就可以出阁见客了。

素色广口盘上,青翠的芦笋与甜美的橙子已经盛装出席,撒上胡椒粉的土豆泥与切成粒的番茄黄瓜也等待已久,只等那香滑鲜嫩的正主款款落下,浇上调配好的酱汁,一场色彩艳丽、鲜美可口的盛宴就此开席。

江波涛把盘子放在客人面前,这才有空说出招呼语:“晚上好哦,小周,尝尝看今晚的香煎鳕鱼怎么样?”

周泽楷小声地回应道:“晚上好。”眼睛看着眼前的美食发亮,过后又可怜兮兮地转头望向江波涛:“江……”

江波涛一拍脑袋:“抱歉啊,忘记了忘记了。”转身从柜台里摸出刀叉,摆在周泽楷手边,“快开动吧。”

周泽楷拿起刀叉切开一点鳕鱼,雪白的鱼肉从刀口处绽放出来,热气腾起裹着浓郁的鲜香,酱汁顺势渗入,看着让人食指大动。把鳕鱼放进口中的瞬间,他眯起眼睛,满足从纤长的眼尾流溢出来,任谁都能感受到菜肴的美味,周泽楷转过来对着江波涛点点头:“江,很好吃!”然后像小孩子一样抿着嘴笑了起来。

江波涛把围裙解开,叠好放进柜台抽屉中,靠在柜台上看着他吃,也忍不住跟着他笑了起来:“你真是做菜的人最喜欢的人,看着你吃东西的样子,就觉得功夫没有白费。”周泽楷不解地眨眼睛,江波涛无心解释,做了个手势让他继续吃,思绪不仅飞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雨夜忘记带伞的青年,慌乱地躲进他的深夜食堂,全身都湿透了,一副非常狼狈的样子。用店里的干毛巾擦过水后,江波涛才发现被淋湿了的刘海掩盖之下的,是一张多么清俊美丽的面容。

身为颜控的江波涛心里的小鹿突然发疯,手下一抖,给这位雨夜来客的鸡汤面里多打了一个鸡蛋。

周泽楷捧着面很幸福地吃了起来,连面汤都喝得干干净净,最后还眼巴巴地望着江波涛。江波涛就不由自主地走回到料理台,又给他下了一碗。

你饿不饿啊?我下面给你吃呀?

再次把面碗端到周泽楷面前时,江波涛很想这么说着调戏他一句,看着他望着面条充满渴望的纯洁的小眼神,没说得出口。太罪恶了,有种欺负人的感觉。

大概江波涛的手艺实在太好,周泽楷自那天起每晚都要过来吃东西。他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像是家境很好,却一点也不挑嘴,江波涛给他做什么他吃什么,什么都吃得非常开心。

江波涛以前不理解吃播的存在,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愿意花钱看别人吃东西?直到遇到周泽楷,他才发现,看着那样一个人吃东西,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他觉得自己能看一辈子。

周泽楷每天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陪着江波涛把店门关了,两个人聊聊今天发生的事情,江波涛问问他明天想要吃的东西,有时候也不说话,伴着长街上寥落的灯火,两个人在夜风中安静地走着,不说话也觉得很舒适。

周泽楷放下叉子,有些不安地问:“怎么?其他人?”

江波涛明白他的意思。平时周泽楷来后半小时就会有其他客人陆续上门,但今天直到他把一盘子香煎鳕鱼吃得干干净净,门口悬挂着的风铃也没有捎来第二位客人来访的讯息。

“啊,这个啊,”江波涛挠挠头,“因为今天只接待你一位客人哦。”

哎?周泽楷睁大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江波涛有些不好意思:“嗯……我跟其他客人发了讯息,告诉他们今晚不会开门。有一件事,想要单独跟你说。”

“啊,呃,嗯。”周泽楷很明显地局促不安起来,微微垂下脑袋,从柔顺头发里露出来的一点耳朵被染得通红,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如雷声般轰鸣起来,不知道江波涛听见没有。

在那个雨夜,他对江波涛就一见钟情。

他温柔的眼睛,烹饪食物时专注的背影,小心翼翼转动锅柄的手腕,还有唤他名字时微微翘起的嘴角。

他的好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看到,每天江波涛的小店里面都客人满座。人人都喜欢他,他风趣幽默,温柔体贴,只来过一次的喻先生家里的小孩不吃秋葵都记得住,让所有人都感到舒服。

他话很少,经常一个人坐在那里,江波涛就过来跟他开开玩笑,然后很快又被其他人叫走。他们只有关店后一起走着的时候才能不受打扰地说一会儿话,而那时候江波涛已经有些疲倦了,他不愿意他强打精神跟他聊,两个人就默默陪伴着走一段路。

那么,那些无数次被打断的对话和长街上没有说出口的话语,是什么呢?

他紧张,而又忍不住期待。

“这家深夜食堂,大概不会再开下去了。”

什么?周泽楷猛地抬起头,他怎么也没想到江波涛要对他说的,会是这句话。他的心脏一下子缩成了一团,连带着在这家店所有的回忆都压在胃上。这家店就要关门了,而他再也没有见到江波涛的机会了。

江波涛像是没有注意到周泽楷难以抑制的失望之情,继续解释关店的原因:“现在物价上涨得厉害,我一个人做,即使很努力也赚不到很多啊,连老婆本都存不下呢。工作也很忙,都没有时间好好谈恋爱,跟喜欢的人都没什么机会说话呢,”

他俯下身,把额头贴到一下子怔住了的周泽楷的额头上,他们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如此之近以至于周泽楷都能感受到他说话时的吐息:“所以,小周你愿意多一个私人厨师吗?”

评论(10)

热度(73)